岳西网
科协要闻
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科普 >> 科协要闻 >> 正文

“聚焦高质量,争当排头兵”、“四送一服”工作系列报道之三

神茶,温润石佛

寺,也叫石佛;村,也叫石佛。两者都出名。谁成名谁,无需考究。

寺在村中。村在大别山深处岳西县包家乡的怀里,背倚三天门山。寺也好,村也好,都安卧在著名的鹞落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。

这里盛产茶,盛产名茶。叫石翠。

石佛寺规模极小,仅庙宇一间,清一色石头垒就。庙堂之中,大小十几个佛,也全是石头凿就,慈颜善目,栩栩如生,名副其实的“石”佛。香火不甚鼎盛。也许是我们来得过早香客们尚未到,抑或是石佛低调不愿扬名而少有香客的缘故。一曲佛音,播放着深山古寺的时光,播放着石佛村的宁静祥和,也同时荡涤着我们尘世心灵。

石佛村茶园围绕着石佛寺庙。它们相依相偎。佛,禅净着茶;茶,礼拜着佛。禅茶一处,禅茶一体,禅茶一味。

佛和茶都相中了这里,并相约在这里生根开花结果。这里地理环境独特,最高处与最低处相对高度差达1050米。山高,岭大,林密,生态,常年水烟缭绕,薄雾朦胧,气候适宜,景色秀丽。堪称人杰地灵。

它们不仅生了根,开了花,更结了果。我陪同市文联副主席、市作协主席姚岚和摄影家、作家汪亚莉两位美女,就是去探花寻果的。

我们是顺着十几公里的山谷进去的。从209省道拐入,曲曲折折地安放着一条通村公路。公路正在拓宽。行车极为不便。坐在车里的姚岚主席和汪亚莉美女, 一再善意提醒我开车慢,慢,再慢。公路蜿蜒,一直向上,穿行在青山翠林之中,时不时一阵薄雾擦车而过,有种空中飞行飘飘欲仙的感觉。在偏居一隅的乡村,放逐一条如此幽深“苗条”的公路,令你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地开车,挺不错,别有滋味,且行,且惊险;且行,且珍惜。

时序夏天。山外有燥气,这里却冷峻。姚主席有先见之明,将宾馆的盖布借做披风御寒,我呢,只得双手抱怀取暖。这样的地方,这样的气候,成就清净,成就名茶。石佛看中这点,石翠也看中这点。

掩身于密林深处的石佛村,树木葱茏,溪水潺潺,林间鸟鸣,源源不绝。抬头,是峻峭秀丽的青山;俯首,是蜿蜒奔流的溪水。山风乍起,薄雾升腾,弥散着爽气、古气。村书记王军说,石佛村就是一个世外桃源,春夏秋冬都有人来,许多外地人来了,一住十天半月不想走。乡党委副书记崔宇红美女更是如数家珍般介绍着石佛村的妙处。

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我们一行来到一户农家乐,主人非常热情,立刻倒了一杯石翠,袅袅茶香从杯中溢出,沁入心脾,品一口,柔绵之中有“硬朗”之气,身心也跟着热乎硬朗起来。

在山的更深处有半棵神茶。随王书记去探访。

横卧在山窝里的石佛村,最夺人眼目的是那一层层、一垅垅茶园。虽然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早已过了采茶季节,但修剪过的茶树整齐划一,错落生长在石缝石窠之中。我明白了,石翠的“硬朗”之气,原来是这里的茶树,和石佛寺里的石佛一样,不仅吸取了“山”的伟岸、“雾”的轻柔,更吸纳了“石”的刚毅。

我们一行边走边赏边谈。一栋栋两层或三层红瓦小楼,间或坐落在茶园之中,有田园之妙,有山居之美,茶园的绿色清香和人间的烟火味互相熏陶着,绿的更绿,香的更香,天人合一,人与自然和谐。王军书记介绍,这一片茶园,200多亩,是上个世纪农业学大寨时期,当时的村书记叶有青带领全村村民,自带干粮,步行十几里山路,披星戴月修建而成的。当时是乱石山排,经过大家的奋斗,变成了现在的一层梯田一层茶,茶就栽插在石窠之间,让它采山石之灵,吸山花之香,纳云雾之气,集山川之魂,凝聚成石翠之神。王军说,石佛村属深山偏僻之处,没有天时地利可占,以前是一个有名的贫困村。但现在,全村家家户户年收入均在六七万元以上,变成了深山里的富村,已于2016年提前实现了整村脱贫。他说,这全得益于茶、得益于全村3000多亩茶园。村里坚持一个原则,不论茶卖得多贵,只采一季春茶,春茶采摘后,立即剪枝施肥,施的全是有机肥,人工除草,绝不打除草剂。来年的茶树,才能生长出品质优良的好茶。现在的石翠最低价格也在每斤600元以上,最高卖价超过10000元一斤,和姚河翠兰一起作为国宾礼茶名扬海内外。他还说到,现在,村里不仅开张了多家农家乐,还成立了“石翠茶叶专业合作社”,承包了石佛村所有茶户的茶园,走集约化规模化致富之路,合作社确保茶户旱涝保收地得到承包费,以建立并确保全村脱贫致富的长效机制。谈到这里,王书记洋溢着得意,洋溢着自豪。但他没有夸自己,他夸了叶老书记,他说,叶老书记虽已作古十几年了,但他是个大功臣,要不是他眼光深邃,当年起五更歇半夜地带领大家修建了这片茶园,带领大家走上种茶做茶的致富之路,村民一时半会是富不起来的,全村脱贫也就难以提前实现。这番话也说得很硬朗,有底气,有豪气。我打心眼里佩服,佩服成佛的叶老书记,佩服王书记及其全村1400多位父老乡亲的聪明才智。

沿着茶园里的石阶和土坡小路上行十几分钟,来到了神茶生长处。初看神茶,其貌不扬。一圈石栏,将这棵神茶隔离开,独立于其他茶树。这神茶,也已经修剪,枝丫光秃秃地,恣意地向四方伸展,有一股硬朗气、倔强气、精神气。我们围着神茶,拍照着,指点着,议论着。我们一边听着王书记介绍,一边观看神茶旁边的碑文。得知,这神茶乃为半棵,另一半为本地的石茶,两者不知何年何月何故,融会生长在一起,成了一棵,成了传奇。一半清明茶叶苗壮,一半端午始才发芽。实乃“神茶半棵,世上无多,一株两品,奇特匪夷”。真乃古诗所云:“三天门下半棵茶,神仙能看不能拿。若是饮得此茶味,千里迢迢不想家”。石佛神茶,令我们驻足,令我们倾心。

王书记还给我们讲了神茶治好乾隆皇帝肚疼的故事。乾隆皇帝六下江南,其中一次来到大别山深处,肚疼,御医治疗未果。当地茶农献上“半棵茶”所烹煮的茶水,乾隆皇帝饮后,渐觉舒适,一连喝了三天,肚疼即好,于是大加赞赏,称此茶为“神茶”,命神茶生长的这座山为“三天门山”。从此这半棵茶名闻天下。乾隆一路游江南,一路品神茶,达到了“君不可一日无茶”的境地。几度风雨,几度春秋,几度茶花烂漫,故事终归是故事。但这半棵神茶,从历史中走来,以大山野谷为根,与石佛为邻,与日月为伍,与祖祖辈辈的石佛人为亲,生了神气。神气温润了皇帝,温润了石佛,温润了这里的万事万物,也温润了我们。它的温润是实在的,永久的。

姚岚主席说,这神茶是石佛所种。是的,这茶是祖祖辈辈的石佛人种的,是叶老书记和王书记他们种的。他们都是佛。他们用自己的硬朗之气、精神气、才气烘焙出了这神茶。

“一杯春露暂留客,两腋清风几欲仙”,石佛一行,神茶一喝,我欲神欲仙。“平生于物原无取,消受山中水一杯”。喝了这杯山中水,忘却世上已千年。这就是神茶,这就是石佛,这就是石佛村,这就是石佛人。

神茶温润了石佛,温润了石佛人,温润了与石翠有缘的大家。

      岳西网凡注明"来源岳西网"的所有作品和任何资料的版权,均属岳西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任何人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。

信息录入:科协    责任编辑:王璐
文章关键词: “聚焦高质量,争当排头兵”、“四送一服”工作系列报道之三

最新更新

快速关注

  • 岳西网公众号二维码

    岳西网公众号

  • 岳西新闻公众号二维码

    岳西新闻公众号

岳西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编辑入口